1. <li id="wmy6u"><acronym id="wmy6u"></acronym></li>
        <button id="wmy6u"></button>

        <th id="wmy6u"></th>
        <tbody id="wmy6u"><noscript id="wmy6u"></noscript></tbody>
        <rp id="wmy6u"><acronym id="wmy6u"><input id="wmy6u"></input></acronym></rp>

      2. 菜單

        最高法院:借款協議無效時,用以擔保的股權轉讓合同還有效嗎?

        最高人民法院借款協議的無效不能必然地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應當依據其本身的效力要素進行審查和認定

        裁判要旨


        為借款提供擔保事前簽訂受讓人未知的股權轉讓協議,在借款協議已被生效判決確認為無效時,股權轉讓協議并不必然無效。股權轉讓協議雖因借款協議而派生,但股權轉讓協議顯然屬于另一法律關系,借款協議的無效不能必然地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


        案情簡介

        一、2005年5月31日,托管公司與含章公司、趙曉平等共同簽訂《借款協議》,約定托管公司借款500萬給含章公司;趙曉平以其持有的托管公司股權對上述借款提供擔保;如含章公司不能按時還款,則趙曉平的股權轉讓款應首先用于歸還含章公司欠托管公司的款項。趙曉平全權委托托管公司轉讓上述股份,并事先簽訂空白股權轉讓協議書。

         

        二、借款到期后,含章公司僅向托管公司償還了10萬元,余款未還。

         

        三、2007年6月20日,托管公司將趙曉平所持股權轉讓給張德俊,張德俊支付了股權轉讓款。

         

        四、2007年6月22日,托管公司向濟南市中院起訴,請求判令含章公司償還借款500萬元及利息,趙曉平等履行擔保責任。2007年11月15日,濟南市中院作出判決,認定該借款行為無效。

         

        五、由于各方對案涉股權轉讓協議產生爭議,張德俊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股權轉讓協議有效。本案歷經濟南市中院一審、山東省高院二審、最高法院再審,判決該股權轉讓協議有效。


        裁判要點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借款協議無效后,因履行擔保義務而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應當如何認定。


        對此最高法院認為,盡管本案借款協議已被生效判決確認為無效,但股權轉讓協議顯然屬于另一法律關系,其目的與宗旨不同于借款協議,其內容亦不為我國法律法規所禁止,因此,借款協議的無效不能必然地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應當依據其本身的效力要素進行審查和認定。


        托管公司在轉讓案涉股權時已獲得趙曉平、海東發公司的明確授權,并按照公司的章程規定事先向公司其他所有股東發出了購買股份的通知,同時也辦理了解除股份質押手續。因此,托管公司在辦理轉讓趙曉平股份事宜時履行了公司內部程序,符合公司章程及相關法律的規定,本案股權轉讓在程序上沒有瑕疵。股權轉讓協議的主體、客體及內容也均未違反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應當認定為合法有效。

        《公司法》 

        第七十一條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間可以相互轉讓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權。
        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股東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不同意轉讓的,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不購買的,視為同意轉讓。
        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兩個以上股東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協商確定各自的購買比例;協商不成的,按照轉讓時各自的出資比例行使優先購買權。
        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本案股權轉讓協議的合法性、有效性涉及諸多方面,包括趙曉平對托管公司的授權是否合法存在、股權轉讓程序是否合法、借款協議無效是否必然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以及股權轉讓協議本身的效力問題。


        1、關于趙曉平的授權。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趙曉平在借款協議中明確授權托管公司在含章公司不能按時歸還借款時轉讓其公司股份并優先用于歸還借款,相關各方還事先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以便執行。至托管公司實際辦理轉讓股份時,趙曉平不僅未承擔擔保責任,而且從未撤回對托管公司的上述授權。2007年6月19日的會議紀要雖記載了趙曉平不再繼續提供擔保的事實,但不能構成對托管公司轉讓趙曉平股份授權的撤回。趙曉平在本院再審審查期間聲稱忘記了股權轉讓協議一事,在本院提審期間又主張交付給托管公司的股權轉讓協議為空白協議,無論從哪一角度看,均不能證明趙曉平撤銷了對托管公司的授權,因此,托管公司在辦理本案股權轉讓事宜時,趙曉平的授權依然合法存在。海東發公司、趙曉平于2007年6月24日、25日在《齊魯晚報》上刊登聲明稱“自本聲明之日起,現在不委托托管公司以每股1.26元或任何價格轉讓上述股權”,該聲明發生在股權轉讓行為發生之后,不能影響此前已經發生的股權轉讓行為的效力。


        2、關于股權轉讓程序。托管公司的章程規定了公司股東轉讓公司股份時其他股東享有的優先購買權,托管公司在辦理轉讓趙曉平股份事宜時,事先向公司其他所有股東發出了購買股份的通知,同時也辦理了解除股份質押手續,因此,托管公司在辦理轉讓趙曉平股份事宜時履行了公司內部程序,符合公司章程及相關法律的規定,本案股權轉讓在程序上沒有瑕疵。


        3、關于借款協議與股權轉讓協議的關聯性。本案借款協議屬于企業之間的借貸,已被生效判決確認為無效。本案股權轉讓協議系因借款協議而派生,兩者之間存在一定的關聯性,但股權轉讓協議顯然屬于另一法律關系,其目的與宗旨不同于借款協議,其內容亦不為我國法律法規所禁止,因此,借款協議的無效不能必然地導致股權轉讓協議無效,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應當依據其本身的效力要素進行審查和認定。


        4、關于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涉及協議主體、客體及內容三個方面。從主體看,趙曉平合法擁有托管公司股份,有權依照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規定以特定價格轉讓其股份;托管公司作為目標公司和受托方,有權同時亦有義務依據公司章程和委托人的委托辦理股權轉讓事宜;張德俊作為受托人,在公司其他股東未行使優先購買權時,有權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購買轉讓方擬轉讓的股份。本案并無證據證明其受讓股份存在惡意,張德俊受讓股份的資金來源于公司其他股東本身并不為法律法規或者公司章程所禁止。從客體看,本案股權轉讓方所轉讓的股份并非為法律所禁止的轉讓物。從內容看,趙曉平在股權轉讓協議中事先填好了轉讓方、擬轉讓的股份數額、轉讓價格、違約責任、爭議解決方式,承諾擬轉讓的股份未設定任何抵押、質押等擔保物權,并在轉讓方處簽字、蓋章,構成了確定的要約,一旦受讓人承諾,股權轉讓協議即告成立。本案股權轉讓協議之內容,正是因受讓方張德俊的合法、有效承諾而確定的。由于協議內容系轉讓方和受讓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亦不為我國法律法規所禁止,股權轉讓協議第八條還明確約定“本協議自三方簽字蓋章之日起生效”,故本案股權轉讓協議已于2007年6月22日發生法律效力。一、二審判決認定本案股權轉讓協議無效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糾正。


        此外,股權轉讓的價格是否合理也是衡量股權轉讓協議效力的因素之一。但因無評估機構對股權轉讓時的股份價值進行評估,本院目前尚難以認定本案股權轉讓價格是否合理。何況,價格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差價損失的爭議不是本案審理范圍,本院對此節事實不予審理。雙方對此存在爭議,可另循法律途徑解決。



        相關推薦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常青園路8號酈城工作區228
        北京沐潼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1. <li id="wmy6u"><acronym id="wmy6u"></acronym></li>
            <button id="wmy6u"></button>

            <th id="wmy6u"></th>
            <tbody id="wmy6u"><noscript id="wmy6u"></noscript></tbody>
            <rp id="wmy6u"><acronym id="wmy6u"><input id="wmy6u"></input></acronym></rp>

          2. 大奶子骚货被操在线